關於部落格
  • 519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寂寞泡泡

Jon Krakauery在事發後不久,為OUTSIDE雜誌寫了一篇九千字的報導,不但引發眾多讀者回函,也在作者的心中埋下懸念。花了一年多,Jon Krakauery追尋Christopher Johnson McCandless流浪的足跡,訪問所有與他萍水相逢的人們,最後,陪伴痛失愛子的父母,重回Christopher求救無援、孤單死去、腐朽潰爛的阿拉斯加荒原中的廢棄巴士。 Jon Krakauery的故事說得很動聽,而這是個難說的故事,故事的終點是悲劇,故事的脈絡卻是虛線,故事主角的心事更是迷離。動人的力量,來自於Jon Krakauery與Christopher相似的年少經歷,自我追尋的過程。Christopher就像是一枚鏡子,對映出他的身影,只是後者幸,前者不幸。 (幸與不幸又如何能分辨呢?) 順敘中有插敘與倒敘,引領讀者層層逼近最後的悲劇,又不停對「悲劇」是否為悲劇產生困惑。〈朝聖的旅客〉、〈追尋美與孤寂〉二章,分別敘述美國歷史上,迷醉於荒野並殉身的探險者;〈年少輕狂〉則是Jon Krakauery攀爬阿拉斯加魔鬼拇指山的自述。《阿拉斯加之死》因此不只是一本單純的傳記,那些迷失在荒野中的靈魂,提出了許多問題,也提供了許多答案。 Jon Krakauery對曠野的敘述細緻而充滿野性,《阿拉斯加之死》也可說是一本出色的自然書寫作品。 * 寂寞正在冒泡泡,對於未來的半年、一年或者無數年,究竟應該怎麼過下去?有時候就是可以這樣,突然之間一切都失去趣味,沒有意義。存在表面附著恆久的焦慮,左右手輪番拋擲的彩球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墜落地面。 尤其在這樣寒著雨著的冬季,憂鬱,所以書寫。試圖去勾勒出慌張與焦慮的輪廓,或許也是一窗特殊的風景。 (很抱歉,又來了) 但我想以後我不會再開玩笑說自己有躁鬱的傾向,為什麼?翻翻《躁鬱之心》就知道了,不算好讀,可是誠懇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