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519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課堂

* 然後想起曾經最認真書寫的空間,居然也是教室。 中學時期在教室寫作文,毛筆、硯台、抽筋的手指,文字漸漸發光,發送作文本時,成為老師分享的範本。 那時候的書寫很張曉風,是我,也不是我。 * 國三時班級氣脈漸衰,從不怎麼好也不怎麼差轉而變成放牛班,預先昭示我無法服從常規的深層反骨,常常遲到曠課中午得到訓導處拖地板,而前一年進入訓導處的大多數理由是晉見團長,身為品學兼優的童軍團第八小隊小隊長。 拖完地板回到教室,約莫還有二十分鐘同學才要清醒,我可以開始寫我的小說,風紀股長也是讀者,糾察隊已巡過堂,不需要裝睡。 班上開始流行寫小說,最持之以恆者似乎是我,是否是某種宿命呢?然而過分天真的少女時期,寫的自然是租書店羅曼史,石崇與綠珠投胎到了現代的香港(在臺北就不羅曼史了),石崇當然還是很有錢,因為需要異國風情,所以綠珠要投胎到日本(華裔姓綠,改姓宮藤),當然這次也要很有錢。然後因為連我都忘記了的什麼梗,綠珠的今生綾子離家出走到香港,約莫是在石崇的今生(對不起我忘了你的名字)的蓮花跑車前面暈倒被撿回家(女主角隨隨便便就能暈倒)。石崇的媽媽是個美婦人,對綠綾(為了隱瞞自己是有錢的日本千金)很好,還賞她一件紫貂(千金的氣質果然是隱藏不住的)。無奈「石崇」已經有了心上人,必須要是沒大腦的隔壁家千金小姐,對「石崇」一見鍾情的綠綾,只好來陰的……(當然不可能,羅曼史女主角是有老天爺幫助的,只需要真心與美貌就好。) 忘記當初是寫到那裡,似乎是兩人的相遇開始牽動前世脈絡,以至於夜夜作噩夢(春夢?) * 某一次午休某個很白目(白目到大家二十年後都還會記得這個人)的同學,在閱讀我的小說時被巡堂的導師抓包,(對於她竟然不試圖藏到抽屜這個行為我至今仍難以解恨),果不其然,導師約談我,在訓導處,說,妳的文筆不錯,但是現在應該要專心準備考試,不應該花太多時間寫小說……之類的。 * 還記得那本筆記的封面,相當樸素的灰色,書背是綠色,內裡也是純粹的格線,沒有其他。 內封面是我畫的石崇與綠珠,據同學說石崇相當地俊美,寫小說寫得累了也多畫兩張插畫,一畫就是半個晚上過去了。 剩下的半個夜晚就忙著發自己的青春夢。 * 新進度在班上同學手間流轉,畢業了也就懶待寫了。 由此可見讀者是相當重要的。 * 綠綾的下落是被某個讀美工的同學借去,說要當漫畫劇本,從此下落不明,想著想著竟有些心痛起來。 * 後來也間歇起過幾個頭,包括一本武俠小說,女主角叫駱小蕖,一樣也是離家出走。還有一個現代羅曼史,男主角姓楚(名字可忘了),女主角終於給她姓了黃,叫舒舒,(因為很喜歡舒這個字結果讀者說這可不是黃叔叔嗎……但是我咬著牙行不改名),兩人因為地震穿越時空相見了(到底是楚甚麼的硬是想不起來)。 為什麼我的女主角不是要離家出走就是穿越時空呢? * 說起寫小說就扯得夠遠了,成年以後其實只寫過一部稱得上小說的文字,太詭異的落差。 * 在課堂上寫作,時空遷徙到高中階段,練習三十分鐘完成考試用作文已經成了精,只要題目順手,寫出來就差不了。 (憑著這樣的本事拿幾個校內作文比賽第一名和順利考上大學。) 然後才知道書寫不應該是這樣的。 我手寫我口,理所當然,但是口不對心,心不知所終,寫出來的東西只能是萬人一面,無聊得很。 * 在課堂上寫得最多的其實是信,書包裡恆常帶著幾本信紙,通化街口的何嘉仁書局裡精心挑選,還要配套的信紙。 寫一些無所謂的心事,只是記得寫信的心情,多半帶著一點難言的溫柔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