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518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更新

 心靈寫作P1589第一句
 
打開整張紙,你會看到什麼?
*
有時候我會感覺自己心靈的貧乏,沒有什麼可說,也沒有什麼好說。
所以,面對一張空白的紙,或者在手指間旋轉的筆,我想,多半的時候我在發呆。然而一念三千,所謂的發呆並不真是發呆,思緒的流動,又流去那兒了?
*
我想起晴日的景美溪,在陽光下發出熠熠的光澤,像是綠玉,有通透的質地,我曾經在那樣的晴日佇立在溪橋上,凝望著這段陪伴我多年的風景,溪畔有人垂釣。
我的青春是擱淺在上游,或者下游?
記得朦朧的眼神,早晨的校車一向安靜,所有的人忙著睡眠,或者準備晨間的小考。穿越景美溪的時候大約是六點五十分,早起的溪也是安靜,通常不太飽滿的水流,裸露出溪岸的黃土,土上茂盛的芒草,這樣的芒草是否曾在秋日白頭?我竟然不復記憶,只記得這幾年,每每往返花蓮的路上,從火車車窗探望出去,一溪的雪。早晨的景美溪,多半還是安靜,一如我們,準備著一天的起始。我忘了是在背誦國文課文、英文單字或者歷史與地理,也或者都是,但是不會忘的是手指夾在書頁裡,冷冷的觸感。如果是夏與秋,我們會將車窗拉到全開,讓溫熱的風吹在還不需要保養的臉上;如果是冬與春,或許下著雨,車窗將寒氣阻隔在外,車內的世界因此溫暖而安全。
十五歲到十八歲之間,日日穿越景美溪,一個日子、一個日子地扣減我的青春,那樣的日子,煩惱也顯得單純,一場一場小考的競逐,而今看來,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。如果,當時的我能知道,你就在距離我不遠的地方,生活、呼吸、行走,盛開著你的青春,我會不會微笑,像現在一樣?

【後記】
2012年12月12日,我們都還未睡醒的清晨,跟孩子們說,今天要做的是離頁書寫,也就是,決定好某一本書、某一頁、某一行的第幾句,無論有多彆扭,都要從那一句開始寫起。
為了表示老師沒有在玩弄大家(像玩弄一隻
小貓),所以直接開著投影機,現場寫給孩子們看,在他們書寫的同時。
然後我有點後悔,因為這一句實在,有點難寫。
思緒繞來繞去,還是回到你身上,熬夜趕稿的此時,發現言靈的上一篇竟是2011年三月,我想,我沉睡得也夠久了。
是以為記。

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